首页 > 新闻时刻 > 集团新闻

蕉雨听琴:怀张华东老先生

2019-12-12
123人浏览

 作者:逢泉

     “越是中国的,越是世界的”,这句话体现了尊重历史、差异的当代文化表达。换个表达,“越是地域的,越是中国的”同样成立。“舌尖上的中国”展现的就是美食人文中国版图。对于地域文化艺术,始终是睿古集团人文关怀的焦点。睿古集团不仅仅在福建建瓯打造建筑生活作品,而且必须下沉到建瓯的历史人文,像建瓯的贡茶、建盏和古琴文化一样。今天,借这篇怀文,让我们关注一位建瓯本土的闽派斫琴家,张华东老先生。

2.png

张华东先生深情演奏小提琴

       听闻老先生久矣,始终未得谋面,而老先生上个月走了,竟成一个遗憾。在这芭蕉夜雨的冬晚,“命若琴弦”令我伤感,琴声幽深,又拽我入生命更辽阔的顿渐之辨。

    今之古琴,即古之琴。琴乃众器之首,冠“琴棋书画”之前列。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加一个古字,或因“崖山之后无中华”。窃以为民国之后,传统文化神髓之凋零是一个大概率的事。 

    怀念张华东老先生,是在古琴圈已经渐渐扩大、热闹、鱼龙混杂,对传统文化的追溯在诚意认知传统的风潮和商业化时尚共同驱动的大背景之下。

    老先生知青下乡,1969年,从福州到建瓯。在建瓯,他的命运与古琴与瓯宁地域文化纠结拧巴在一起,和所有的文艺青年一样,幸福的“梦魇”随之一生,苦乐参半。

    晚清民国大概是古琴最后的辉煌期,大师云集,门派林立,以江浙文人和家族的形式传承琴脉为最。其中尚有闽派古琴的江湖传奇,祝桐君开宗,脉植闽北浦城。而弟子门生开花散叶惠及建瓯、福州。但中隔“破四旧”、“文化革命”,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国琴家不足百余人。更遑论精神和道统。 

    老先生年少聪颖,好文艺,精音律,制作过二胡与琵琶。机缘在一次做客词作家魏德沣家中,他遇到古琴。彼时,她正安安静静沉浸在柔和秋光中,三尺六寸五分长,一架大漆髹饰的琴。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过这样的摄魂时刻,或是书或是物或是人和事。遇见了,就像香烟火柴,鸦片罂粟。而,琴,自发明以来,两三千年,是等着人的。愈稀有,愈可贵;愈孤独,愈绵长。

4.jpg

                                       和古琴大家李禹贤老师在一起,右为张华东先生

       在传统断绝、资讯匮乏、交通困窘的年代,唯有“痴绝”才能打通奇经八脉。张先生托上海知青找资料,崎岖坎坷自学斫琴。一生制琴200余张,广涉伏羲、神农、灵机、仲尼、蕉叶五大名琴制式。当代著名琴家李禹贤,曾题赠“闽越古琴张”于张老先生。闽越古琴技艺分11个步骤、300多环节。老先生在传承闽越古琴技艺的同时,又做了融会贯通的创新,擅用闽北老屋料之旧杉木,而且在髹饰中融入福州脱胎漆艺技法,令传统焕新焕彩。三十年如一日,老先生斫琴技艺日臻完美。琴品形神兼备,奏之,若钟磬之音,疏朗绕梁。

       老先生不仅斫琴,而且教授斫琴、奏琴,接续了建瓯古琴文化的荒漠断流。如今,建瓯古琴云蒸霞蔚,在闽北独辟气象,先生其功不可没。在以闽北为核心的闽派古琴传承中,围绕一阙闽派古琴名曲《风云际会》,祝桐君、李禹贤、张华东,他们与闽北的文化地理关系构成一条线索,指向“痴绝”的琴人。

1.jpg

                                                                张华东先生匠心斫琴

       琴人,与诗人一样,是一个“以生命热爱艺术”的人性符号。在世俗逻辑里,“痴”就是不可理喻,神经病。而痴绝者,却可以超越性别、肤色、族群、文化态度、时空距离而相互欣赏。以此,我忘记了祝桐君是一个当官的,李禹贤一介书生,张华东斫琴师。琴人独对一张琴,如对恋人,对知己,对酒,对花,对明月,对古人,而天地俱寂。

    越千年,四川雷氏世代为宫廷斫琴,春雷琴传世于今者,拍卖价逾亿元之巨。遂雷氏为时俗所推重,进入名利场。《红楼》、《东京梦华录》或者《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描绘的钟鸣鼎食,已经让我们咋舌,更难想象大唐盛世贵族生活的繁华与奢靡。但文化自春秋经两汉累积传递至大唐,文化的利益相关者已经惠及宫廷造办的风花雪月产业链。无须缅怀李白在酒坊与胡姬醉舞,王维焚香弹琴向公主递呈诗篇的时代。在那个多面的脚本,琴充当了读解时代的很好道具。李白戏谑“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王维低吟“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那个时代琴界生态所表征的媚俗或松寒沙碧,被无远弗届的文化自信,充分和解并消融于浩大的春风。 

    中国人何以推重琴,更具启发性的传统绝非名利场,而是“琴书相娱”。以琴抵抗窘境,抒发怀抱。孔子困于陈蔡,诸葛亮怀才如怀孕于南阳,大抵如此。张老先生从来没有想过盛唐雷氏那样的好命运,无法以琴待价而沽。在属于他的时代和局促地理空间,我们无法给予老先生更多的知识系统补给和假设。他安贫乐道、桃李春风,竭尽所能,就是朴素地想为琴为建瓯做一点什么。好像多年禁锢的县城生活也榨干了一个曾经的青年才俊,他的更为丰盈的可能性和想象力。想到这,我有些心痛。但或许,至此,我们终于可以释怀了,从琴的厚重文化、名利场和极具诱惑的“可能性”脱开,又回到琴和老先生本身。 

3.jpg

                                                                 和古琴泰斗龚一老师在一起,左为张华东先生

       犹记得当今琴界泰斗龚一先生,曾题“琴趣”赠张老先生。琴趣二字最妙,独得我心。晋书特别记载了陶潜的“金句”:但得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窗外滴沥的冬雨,天明收干结束。就像老先生的琴史,缓缓合上他的书页。他的琴人琴事琴声,慢慢的也融化入悠远的文化传统。于琴,于建瓯,皆如是。

版权所有:睿古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闽ICP备17006962号
扫描二维码
关注睿古官方微信号